看到这一幕,有些人眼中露出佩服之色,还有一些人皱起了眉头。但更多的目光,却是充满了不解与讶异。

  “难道他疯了?”

  “我看到了什么?一个灵王竟然对灵皇冷嘲讽,这也太疯狂了。”

  “天才总有些脾气,这人年纪轻轻便是灵王境,脾气大点也很正常。怪不得天才总是很难成长起来。”

 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激怒一位灵皇,林尘接下来面对的肯定是狂风暴雨般的打击。

 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,能够突破灵皇的人,毅力自非常人,涵养功夫还是有几分的。

  更何况在冷翼的眼中,林尘并非是弱小的阿猫阿狗,相反由于灵皇中期的气势,他也需要正视几分。

  强行压下怒意,冷翼皱眉道:“如果我是狗,你连狗都不如。哼,只图一时嘴快,手底下的功夫稀松平常,我对你越来越失望。还是说你以为激怒我,便可以影响我的判断。真是可笑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这一点毫无作用。”

  林尘默然,对方说的不错,他也明白这一点。但他现在做的,不单是激怒对方,更是为了点燃自己。

  双眼中仿佛升腾起金色的火焰,金乌剑仿佛是他体的一部分,其内的极阳之力快速流入他的体内。在他的脑海里,如果自是一座鼎炉,那么他现在正在点燃这座大炉。

  可惜在炎极炼魄大阵内,他做到了这一点。但是现在,始终欠缺一点什么,完全无法把体内的灵力按阵法运转。

  空蝉堪妙诀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,火属的灵力按照二十四站立的阵型,渐渐在丹田处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炎力节点,阵眼就在丹田中心。

  这个想法在炎极炼魄大阵内早已想到,当他救下曾韵秀后,证实了这个想法的可行。那就是将自己比作大炉,将炎极炼魄大阵的运转复制在体内。或许按照炼器炉的运转方式,真的可以改变鼎炉体质。

  如果在场所有人,包括冷翼在内知道了他的想法,只怕眼珠子都会瞪了出来。灵神大陆上灵修何其之多,自灵修诞生以来,不管修炼任何功法,每个人潜意识中都会把自己当成一个人来修炼,从来没有人认为自己不是人,而是一座炉子。创造和领悟功法都按照炉子来设想。

  正在此时,系统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林尘脑海中。

  【叮:请宿主停止不切实际的幻想,千万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】

  难道是幻想么?林尘先是一愣,随后紧皱眉头。看来是前影响太多的原因,他在前世界的时候,经常有各种幻想。看着广阔无垠的天空,如果他是一只鸟该多好,那样就会飞翔,想想那种自由自在,就不令人向往。看着百兽横行的丛林,他甚至会想象自己是

  一只丛林之王,昂首行走在丛林中,百兽皆惧,这又是何等的威风。在前的世界中,世人皆会幻想,他幻想的更有许多,小到变成一只蚂蚁,探索细微的世界,大到变成一只鲸鱼,体验海底的风。最深刻的是想象变成一只海龟,这只是源于对方绵长的寿命,他不知道存活千年或万年之后,最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感受,是否也会感慨沧海桑田、世事无常?

  【叮:请宿主停止不切实际的……】

  不知为何,系统的声音仿佛变得有些急促,仿若警报似的声音不断响起。【…¥奇文学.iqiwx.&*最快更新】

  听着连续的提醒,林尘感到莫名的烦躁,脑海里也无法再深入的细想推断。他看了眼悬浮的冷翼,皱眉反问:“这个人都能变成鸟,为什么我不能是个炉子?!”

  【叮:……】听到这个问题,系统叮叮作响,却什么内容都没有,仿佛哑口无言般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关键时刻就知道掉链子。”林尘算总结出来,大事上绝对不能听对方的,尤其是鼎炉体质这件事上,无论如何也要博一回。

  按照设想,丹田处亮起了一个又一个灵力节点,空蝉堪妙诀运转,二十三个灵力节点很容易便出现。只是丹田中心的第二十四个节点,仿佛一直处在漆黑状态,犹如熄灭了火炉,冷冰冰的毫无生气。

  曾韵秀差点被炎力炼化,这一点应该不会出现在他的上,因为他现在全灵力属火,若是点燃阵眼,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  仿佛知道了他的念头,系统再次响动。

  【天下没有无根之火,宿主所为,是在燃烧己,具有莫大凶险。】

  林尘愣了愣,眼中闪过犹疑,随后重新被坚定替代,认真道:“人生天地间,怎会无根?”如果火炉的设想正确,那么他一定可以控制体内的阵法,让其达到某种平衡。

  “咦,你竟然在修炼?”冷翼感应着对方上的气息,露出惊讶之色。

  此话一出,在场皆露出震惊之色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与人对敌之时,有人会选择分心修炼,难道这又是一种嘲讽?

  林尘笑了笑,轻淡道:“不错,你莫不是怕了?”

  冷翼仰天长笑一声,随后眯眼道:“口舌之争,没有丝毫的意义。我现在杀你,易如反掌。”说着眼中寒光立现,双翼震dàng),空气中的波动再次出现,伴随着一道青芒。仿佛那一天对抗和凌风的神魂之力,这一击玄奥莫测,气势惊人。

  林尘瞬间感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机锁定,下一秒青芒伴随着波动出现在了眼前,他看到了风的流动,刚要抬手举剑,风声已是到了耳后。

  就在众人眼中,他前的衣服哗啦一声化成了碎片,露的心口处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口,透过鲜血

  淋漓的缝隙,仿佛可以看到跳动的心脏。

  风声消散,林尘的手停在了剑柄处,眼中满是赫然,这就是灵皇真正的实力么?太快了,快到根本来不及反应。他低头怔怔看着心口处,刚才那道青芒只需要再前进一分,结果可想而知。他现在才明白,拥有灵皇中期的威力,并不等于成为了灵皇,因为两者之间的力量本质,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。